当前位置
牛宝体育APP > 联系我们
怪我喔?汪文斌:中国抗疫成就是对所谓“隐瞒疫情”谬论的最好回答
2021-11-06
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。   图:翻摄中国日报微博

武汉肺炎疫情去年底自中国爆发后迅速扩散多国,至今全球已超过8100万人感染,并夺走逾176万条人命。回顾疫情初期,中国官员不但没有采取禁止大型集会、外出旅游等限制,甚至还隐匿武汉肺炎病毒可人传人、阻止“吹哨人”对外示警;在疫情失控后紧急封城却又反对各国对中国采取旅游限制,导致病毒跨越国境传播。而中国始终全盘否认外界质疑并坚称公开透明揭露信息,还以全球抗疫最成功的国家自居,大肆批评他国反疫不力。

中国外交部29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,在疫情爆发之初,国际社会中有许多声音指责中国在初期隐瞒疫情,试问中国外交部有何评论。对此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,中国抗疫的时间线公开透明、清清楚楚。中国第一时间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疫情,第一时间确定病原体,第一时间向世界分享病毒基因序列,及时与有关国家和地区分享疫情信息和防控经验,有关事实经得起历史和时间的检验。

汪文斌接著指责中国“隐瞒疫情”的说法毫无事实根据,并强调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,率先实现复工复产,率先实现经济稳定复苏,经济社会发展平稳有序,人民享有安全、健康、自由的生活。他反问,面对世纪疫情,靠隐瞒和掩盖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吗?他说:“我想任何人都不难作出判断。中国抗疫成就是对所谓‘隐瞒疫情’谬论的最好回答。”

然而,根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披露的消息,英国首位确诊者李德(Connor Reed)于去年11月在武汉出现感冒症状,在被中国官员通知罹患“武汉肺炎”时,他立即透过社交媒体告知亲友此信息,而当局却延迟直到里德发病37天之后,才宣布武汉封城。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于去年12月30日向外界发出防护预警,但他却和其他8名中国网友因此遭中共公安以“造谣”为由抓捕训诫,2月6日李文亮就因感染武汉肺炎去世。

许多事证显示,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1月19日公开承认疫情“人传人”之前,中国当局已经知道了武汉肺炎病毒会如此传播,从1月14日到20日,中国当局内部发出各类的通知、培训,内容都是基于病毒“人传人”。当时还有多名医疗专业人员向公众发出预警,但中国各级政府隐瞒和封杀真相。中国《财新网》2月26日的文章透露,湖北省卫健委及国家卫健委分别在1月1日和3日要求销毁已有病毒样本,并下令不得擅自对外透露信息。

《美联社》4月15日报导指出,中国当局的内部会议备忘录显示,1月14日中共国家卫健委与各省卫健委官员举行了秘密视讯会议,讨论了病毒“人传人”的形势复杂严峻,并提到疫情已经“出现重大变化”,病毒可能扩散到海外,但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李群1月15日接受中国官媒央视采访时却说:“经过仔细筛查和谨慎判断,我们的最新结论是(该病毒)人传人风险较低。”

而武汉、黄冈、鄂州等多个城市1月23日宣布“封城”,限制公共交通出入,中国当局却施加外交压力,力阻各国对中国采取撤侨、发布旅游警告和“封关”等旅游限制。对于美国1月30日将前往中国的旅游警示升为最严重的第四级“请勿旅行”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月31日斥责:“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各国避免采取旅行限制,但话音未落,美国就反其道而行之,带了一个很不好的头,实在太不厚道。”2月4日又抨击美国“反应过度”。

CNN报导披露,中国领导人习近平2月10日现身北京透过视讯连线替前线医疗人员打气时,中国官方通报新增确诊病例2478起,但根据湖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外流的117页机密文件显示,当日新增确诊病例数为5918起,是对外公布数字的两倍以上。这些文件涵盖2019年10月至今年4月的不完全时期,暴露出欠缺弹性的医疗体制,受制于从上而下的官僚和僵化程序,不足以应付新兴危机。湖北省当局还在报告上注明“内部文件,请保密”。

中国卫健委5月15日在记者会上首次承认下令销毁病毒,中国卫健委科教司监察专员刘登峰表示:“1月30日我们印发了相关文件,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防范实验室生物安全的风险,防范不明原因病原造成的次生灾害”。此后数月多国强烈要求对中国进行调查并追究相关责任。而澳洲政府4月公开呼吁全球调查疫情源头和初期应对疫情的方式,引发中国愤怒反弹,痛批这是一种反中政治操作,并接连对澳洲进行关税报复并禁止进口多项商品。

 

中国外交部29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,在疫情爆发之初,国际社会中有许多声音指责中国在初期隐瞒疫情,试问中国外交部有何评论。对此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说:“我想任何人都不难作出判断。中国抗疫成就是对所谓‘隐瞒疫情’谬论的最好回答。”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指责中国“隐瞒疫情”的说法毫无事实根据,并强调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,率先实现复工复产,率先实现经济稳定复苏,经济社会发展平稳有序,人民享有安全、健康、自由的生活。他反问,面对世纪疫情,靠隐瞒和掩盖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吗?他说:“我想任何人都不难作出判断。中国抗疫成就是对所谓‘隐瞒疫情’谬论的最好回答。”